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宗教爱国人士访谈 >
 

和谐世界需要宗教和谐

发布日期:2015-04-24 责任编辑:admin 来源:未知

      问:基督教在欧洲拥有悠久的历史,在您看来,英国社会和基督教之间有着怎样的互动?

    答:基督教一词可以指涉很多,但其最健康的形式是追随耶稣的教导,在任何社会中都成为好公民,在工作岗位上努力用心,在商业活动中诚实无欺,这样才是上帝所喜悦的。在圣经中,先知耶利米告诫被掳到巴比伦的犹太人“为那城求平安”(《耶利米书》29:7);在尼禄迫害期间,保罗劝勉基督徒顺服上帝,也顺服罗马帝国的皇帝(《罗马书》13:1-7);彼得则教导说,基督徒要尊敬君王(《彼得前书》2:13-17)。在日常生活中,基督徒要远离野蛮和暴力,尽力帮助有需要的人,致力于建设和谐而美好的世界。
    在历史上,基督教深刻影响并塑造了欧洲的教育体系和法律体系,促进了科学的发展进步。英国社会制定了专门的法律来保护宗教自由、信仰自由和结社自由,同时反对宗教歧视。然而,这些法律规定之间时有冲突出现。比如,在成立一个旨在传播基督教的慈善组织时,是否可以要求所有雇员都是基督徒呢?结社自由的规定允许这样做,但反对宗教歧视的规定却不允许,而后者在此应该得到更高级别的尊重。因此,英国的宗教组织通常依据“单纯的岗位要求”来选定雇员,比如教会的牧师要求是基督徒,而教会的清洁工则不要求。此外,英国政府鼓励公民进行慈善捐赠,给予宗教慈善组织以税收减免和返还的优惠。一些有资质的基督教慈善组织甚至可以向政府或由政府出资的机构申请部分资助,但宗教慈善组织应该尽量在资金上保持自立自足,能够支撑自身所开展的各种慈善活动。
 
    问:当今世界,因宗教问题引发的暴力冲突持续不断。若要消除彼此间的误解和敌意,重塑和平安宁的生存环境,在世界范围内倡导树立宗教宽容的原则是否是一条有效的途径?
    答:宗教宽容是现代社会所奉行的政治原则,但这种宽容并非没有界限。宽容所有宗教的说法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不能绝对地宽容一切信仰体系。如果有人信奉明显具有破坏性的信仰体系,比如基地组织(Al-Qaeda)和当前肆虐于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伊斯兰国”(ISIS),我们显然不能一概宽容了之。人类社会并不追求没有界限的自由,而是努力为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创造较高程度的自由。英国社会所奉行的自由原则是,不伤害到他人即自由。然而,当遇到试图决定政府应该怎样花钱这样的问题时,这一原则也变得棘手起来。这是因为,在英国存在着形形色色的宗教。在一个包容多元宗教和文化的社会中,人们总体上试图在各种主张之间达成妥协,但这并不总是可能的。
    当下,英国社会是基督教、世俗主义和更广泛的多元主义的混合体。可以发现,基督教和绝大多数其他正规宗教对多样性都非常宽容。许多英国人乐于成为折衷的多元主义者,同时接纳不同的价值体系,而许多穆斯林群体也对多样性非常宽容。然而,有两个群体不能宽容其他宗教和文化:一是世俗主义者,他们相信,英国社会应该是世俗化的,拒绝把世俗主义看作众多信仰体系或宗教中的一种;二是持有宗教极端思想的人,他们拒绝承认其他信仰体系或宗教得以存在的合法性。
    在多元社会中,保持最大范围的宗教宽容,倡导宗教间的平等对话,以尽量消除误解和敌意,这些做法总是好的。也就是说,应该鼓励人们在一起讨论,而不是暴力相向。我认为,这些讨论的目的不是解决我们之间的分歧以至同意彼此,而应该是推进相互理解和包容,发现彼此存在的共通之处。基督教认为,耶稣是上帝之真理的最高表达,是人类找到上帝的道路。但这并不意味着基督徒相信在其他宗教中没有非常伟大的洞见。
 
    问:近来很多西方的年轻人纷纷加入了宗教极端组织“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的所谓“圣战”,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
    答:宗教极端主义是当今世界的毒瘤。我们要认识到,对之的防范首先是一场理智之战。崇尚暴力的人通常会构造出一套理论说辞,用以论证自己的立场,而我们有必要认真应对。对于那些持有宗教极端思想的人,我认为,应该称他们为好战分子、暴力支持者或恐怖分子,而不是极端主义者或原教旨主义者,因为后者听起来仿佛只有他们才真正严肃地对待其信仰的宗教。
    我不是研究伊斯兰教的专家学者,不应该试图决定什么是“真正的”伊斯兰教,或伊斯兰教的哪种思想应该得到最严肃的对待。但对于那些持有宗教极端思想的人,他们对英国社会构成了严峻的现实威胁,而包括英国在内的西方世界显然还没有做好应对的准备。甚至出生在西方的年轻人都被他们所吸引,前往中东加入这些暴力组织。最新的数字显示,仅仅从英国就有500到600人加入了“伊斯兰国”的所谓“圣战”。对此,信奉世俗化的英国精英阶层难以提出有效的防范措施,因为他们所使用的语言实际上强化了好战分子的理论说辞。英国民众近来在讨论,对于为其他“国家”战斗的人,英国政府是否有权取消他们的英国国籍。对此,英国政府也是左右为难,因为如果这样做,那些信奉暴力的少数人可能会使信奉和平的多数人丧失现有的许多自由。
 
    问:近些年来,中国陆续出现了个别异端邪教组织,根据英国社会的历史经验,您认为怎样才能有效防范邪教的产生和蔓延?
    答:对于中国所认定的14个邪教组织,我并不了解具体情况,但每个宗派都应该根据其“所结的果子”(《加拉太书》5:22)来加以判断。有些在信仰方式上非常独特的宗派并不充满暴力或危害社会,如活动在北美洲的阿米什派(the Amish)。
    如同以往的传播历史,基督教在中国的传播和本土化肯定会促生出许多宗派。而当信徒缺乏足够的神学教育,并受到有魅力的教会领袖蛊惑时,这些宗派就会偏离正统教义,陷入异端或邪教。依照英国社会的治理经验,要做好事前防范,就必须依托普通高校、神学院等学术机构对信众和教会领袖进行持久而深入的神学教育,使他们能够领受正统教义,自觉遵守国家宪法和法律, 在爱上帝的同时做到爱邻如己,防止假借上帝之名来煽动宗教暴力,以共同维护社会的和谐与美好。 

5a075b82-3f6a-4465-91f0-90283e2dd0b6.jpg
上一篇:我是中国人,就应该做维护和平的事 下一篇:民族出版社禹宾熙社长谈民族出版工作和民族文化保护及传承